终极

这儿cn阿终

是个关注的大大比自己粉丝多的小弱鸡。

lofter主全职、小英雄、阴阳师,盗笔哑舍淡圈。

杂食党,雷很少而且踩了也没关系【所以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雷all叶all耀。

开学周弧

#阴阳师deku和狐妖欧鲁。

民间相传,大妖玉藻前绝色倾城,却是个蛇蝎美人,无恶不作,且专吸取人的精气以此修炼。

终于阴阳师们趁着玉藻前不备,将她彻底封印,并重伤其一名弟子。

可谁知“吸食精气”、“替天行道”都不过是个幌子,玉藻前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甚至本质良善,不过是个妖力较强的狐妖,而阴阳师不过以为世间精怪皆为祸害,以讹传讹罢。

可现在终究不是以前了,阴阳师只是为了除去些精怪间的堕落者而存在。

真好啊……还是师傅看到了,也会很开心吧。八木坐在神社的樱花树下,轻咳几声,又将围巾裹紧了一些。

“俊典!”一旁的少年奔过来,气喘吁吁的说,“今天的符咒都完成了!开始练习吧!”

这个有着绿色乱糟糟的头发的少年是八木初次来到京都时遇到的。

那时师傅已经过世了,那份妖力也随之给予了八木。

八木虽然继承了她的妖力,却在重伤的情况下根本不能妥善的使用。

他知道不能再留着这份力量了。

他想要给予一位能够整顿阴阳界秩序的人那份妖力。

事实上,有能力的阴阳师或妖类都很多,但当时八木来到京都,仅仅是偶然看到那位少年在樱花树下,对着一只普通的散灵不断的使用往生咒,却无法使它升天的时候,八木被打动了。

他觉得这样的阴阳师是能够整顿阴阳界秩序的。

当时,他主动走向那个一直对着一只散灵说对不起的少年,告知了那少年他的身份。

或许是很愚蠢的行为,换做任何人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那个少年相信了,于是缘分就此开始。

绿谷的灵力很弱,即使是在下等阴阳师中也是算弱的,于是八木只能每天陪他练习,让他能接受“玉藻前”的妖力。

“那就开始了,绿谷少年!”八木对着绿谷笑笑。

金黄色的狐耳从八木头上冒出,九条尾巴在空中飘动,无形的压力散发出,他蓝色的眼眸透露出摄人的光芒。过长的围巾和衣摆随风飘动着,不过这个时候的八木感觉不到冷。

八木特意在神社附近设置了结界,为的就是不让附近的人发现这强大的妖力而引起骚动。

绿谷感觉到威压在渐渐增强,但他已经历经多次,能在这样的压力下活动了。

他紧张的从袖中抽出几张符咒向天挥去,蓝色的灵锁形成,向八木缠绕过去。

灵锁还没有缠绕上八木的手,忽然他瘦弱的身躯猛的颤抖了一下,歪倒在地。

“咳咳咳…………!!”八木的手捂着嘴,但仍然能看到细细的血丝从指缝漏出来,他猛烈的咳嗽着,腹部已经愈合的伤口抽痛着,让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深蓝色的长围巾松散下来,冷丝丝的风灌入了衣领,让八木有些发抖。

“没事吧?!”绿谷吓的差点说不出话,慌忙在八木身旁蹲下,试图扶他起来。

八木摆了摆手,努力支撑着站起来,终于还是失败了。他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道:“咳……没,没事………”

神社的台阶上还铺着两个软垫,绿谷急急忙忙的把八木扶过去。

樱花树的花瓣又落了些,有一片掉在了八木伸出的手中,上面还留着血迹。

八木盯着手上的血迹愣神,自言自语道:“…………果然是衰弱了啊。”绿谷正在不远处的茶几上忙着给他沏茶,没有听到。

已经连释放出十分之一的力量都做不到了吗………我还真是衰弱了。

八木自嘲的笑了笑,却突然看到一团黑影在台阶下发颤,他低头仔细一看,似乎是常来神社里蹭些茶饭的野猫。

结界只禁阴阳师和妖进入,这猫应该也是如平常一样,偶然经过,见了八木那幅模样而吓到不敢动弹罢。

八木捂着腹部的伤口,把手轻轻伸向那猫,猫刚开始还瑟瑟发抖,炸着毛不肯亲近八木,后来渐渐放松下来,被八木抱出来搂在胸口。

绿谷看八木已经好转些,便仍旧把茶放在茶几上,看八木轻抚着猫的脑袋。

“对了………”八木想到这猫被他释放出妖力的模样吓住,问绿谷,“让你传承这份妖的力量去除妖,果然………太勉强了吧?”

绿谷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实在不清楚为什么八木会这么说。

“俊典。”绿谷转过身,严肃下来,以很认真的口气说道,“我觉得你能选中这样的我,我已经很荣幸了。”

很荣幸……?

“…………那就好。”八木低声道,没有抬头去看绿谷。

你真的能够成为那位能够整顿阴阳界秩序的阴阳师啊,绿谷少年。

我相信你。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