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Light

#恶魔谷x天使欧
#歌曲选自《赞美耶稣》

“恶魔是肮脏的东西,永远不得进入神的殿堂…………”

这是绿谷在六岁时偷偷溜入教堂,最终被赶出来时听到的话。

很奇怪,明明是个天生的恶魔,绿谷却喜欢听唱诗和祷告。他信奉上帝,愿意去教堂做礼拜。

他也很崇拜当时的大天使长欧鲁迈特,或者说,用他没有胜任天使长时的名字:八木俊典。

一切的缘由时绿谷曾经看到过八木在一次火灾中进行的救助,当时的八木带走一个个伤患,笑着展开翅膀说出:“没事了”,简直和真正的神明一样。

明明是恶魔却崇拜天使,信奉上帝,真是奇怪的事。绿谷有时自己都会这么想。

那一天,听说了八木要来教堂诵读圣经的消息,绿谷没有思考什么,就决定要混进去。毕竟还是天真,以为只要稍微伪装一下就不会被发现:他只是简单的用外套遮住了黑色的翅膀,再用帽子把角裹上,就直接随着人潮挤了进去。

他低估了人们对恶魔的厌恶,没有进行足够的伪装。

但至少在当时,没有人会怀疑这个矮矮小小的男孩会是恶魔,所以他成功的混在人群中,进入了教堂。

他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了十字架前的八木,他的翅膀收拢着,低低漂浮着,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让绿谷一时有些恍惚。

他呆呆的站在原地,听着那一声声有魔力般的诵读。

可是当礼拜进行到一半,站在前面的几个人似乎是想要出去了,整个人群都骚动起来,绿谷被自己身后的一个人绊倒,摔在了地上,头上遮住角的毛线帽也掉了下来。

先是他身边的人注意到了,大声疾呼起来,随后,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教堂中混进来了一个恶魔。

他们愤怒起来,咆哮着让绿谷离开教堂————神圣的教堂怎么可以让恶魔来沾污?他们并不顾及这还是个六岁的孩子。

绿谷惊恐的看着身边的人群向他涌过来,抓紧地上的毛线帽往后缩了缩,奋力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教堂的后面有一座小花园,绿谷偷偷溜进了那里,坐在花园的小路上,看着天发呆。

他没有告诉母亲他去干了什么,又不希望提早回去让母亲担心。现在他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待在那座小花园里发呆。

现在还是下午,灿烂的阳光扎疼了他的眼睛,但他仍旧呆呆的望着天空。

不知道这样百无聊赖的过了多久,他忽然听到了什么声音,花园的木门好像被人打开了。

绿谷知道,自己要是再次被发现,恐怕就不止被赶出去那么简单了,赶忙手忙脚乱的想找个地方藏起来。

来不及了,他听到背后的人一步步走过来的声音。

绿谷的眼泪猝不及防的冒了出来,在眼眶里打着转,他发着抖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等待着接下来的殴打和责骂。但是那个人只是轻声问他:“你是………来听唱诗的?”

一根白色的羽毛轻轻飘下来,掉在了绿谷头上,他惊愕的抬起头,记起来这里除了欧鲁迈特还没有其他的天使:“欧…………欧鲁迈特?!”

绿谷惊的结巴起来,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看上去非常狼狈。他语无伦次道:“欧欧欧欧鲁迈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不不比起这个唱诗结束了?!?”

八木看他现在这幅样子,没忍住笑出声来。

他伸手揉了揉绿谷的脑袋,问他:“你想听唱诗?”

绿谷擦了擦眼泪,用力点头。八木思考了一下,直接在他身旁蹲下,清清嗓子,轻声唱起来。

他显然是怕其他的人听到,声音努力的压抑着,但绿谷仍听的入神:

“My jesus, my saviour Lord,

there is none like You

All of my days l want to praise

The wonders of Your might love.……”

八木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但很久以后才彻底停止。八木停止唱诗后,绿谷低着头,小心翼翼地问他:“欧鲁迈特……也认为恶魔是恶心的存在吗?”

八木有些复杂的看了看天,然后说:“………只是不幸的普通人而已。”绿谷懵懵懂懂的看看他,只是内心很开心自己作为恶魔没有被讨厌。

八木以后的日子经常来人间唱诗,绿谷就跟着去人间,他不敢再混进人群里,就常常在教堂的角落里藏着,默默的听八木唱诗。

有时候八木空出来时间,就会和几个不被人们待见的恶魔的孩子在一块儿待着,和他们聊天,教他们一些学校里学不到的简单知识,绿谷当然也是这些孩子中的一员。

他们相处的时间很长,但是连绿谷自己都说不清是怎么对八木产生那种奇异的情愫。

但他会对八木莫名的感受到悸动,为了一次无意中的接触心动不已。他想要去接近八木,想要拥抱他。

可是这是不可能的。绿谷告诉自己。

他连和八木更加亲近都不可能做到,他顶多只能算黑暗里的一小片阴影,而八木是光,光和影永远不可能真正亲近。

恶魔的成长速度很慢,绿谷成长到人类十五六岁样子用了几十年,而在这既漫长又短暂的几十年中,天堂经历了一场恶战。

恶魔反叛了。

数千年来被歧视的痛苦让他们愤怒了,大部分的恶魔投入了这场战争,而人界和天堂都不得不去镇压他们。

这场战争死了很多的人,绿谷的家人大部分都死了,剩下的几个也都逃去了隐秘的地方,不再出现。

八木在这场战争中被为首的恶魔重伤,几乎奄奄一息,被救回来的时候腹部还有一个巨大的伤口,好不容易才把他从死线上救了回来。

那次,绿谷去看望过他。

他仍旧隐藏了身份,在那个时候,恶魔和其他两族的关系愈发紧张,连为数不多的中立派恶魔都不被人接受。

因为重伤的缘故,八木瘦了很多,看上去也衰老了很多,连翅膀似乎都缩水了,蔫蔫的耷拉着,一点没有绿谷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精神了。

绿谷这时候才发现原来他也有脆弱的时候,好像一具瘦弱的瓷偶,轻轻一碰就会粉身碎骨。

绿谷在他身旁犹豫了很久,终于问出口了:“………欧鲁迈特,你会因为这次的事情憎恨恶魔吗?”

八木似乎怔了一下,回答道:“不会。”他把翅膀微微展开一些,绞着手忧心忡忡的说:“恶魔从来就没有错,只是其他两族因为旧时祖先的恶劣而迁怒于他们。”

这句话很长一段时间导致了绿谷的精神恍惚,甚至差点在一次飞行中突然收拢翅膀而摔下去。

八木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却仍然坚持着去镇压那些叛乱的恶魔,他并不希望天堂和人界把恶魔占尽杀绝,可只凭他一个人根本无法去阻止。

绿谷在期间为数不多的几次相遇中劝告过八木,他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八木肯定无法真正改变两界的看法,而且说不定会出事。

可是八木没有听。

他在这些事情上的固执,无论谁都阻止不了。

绿谷只能默默祈祷他不出事,他无法去帮助八木,几次主动请缨都被天堂拒绝了。

但是终于,八木又一次被围攻了。是在一座尚未建立完全的教堂里,很讽刺的场合。

这次他没有那么幸运,箭矢径直穿过了他的心脏,他只能勉强靠着最后的一点点力量支撑下去。

当绿谷赶来的时候,八木已经精神恍惚了。

他靠在高大的十字架上,周围都是血迹,身上纯白的衣服已经被血染成了红色,甚至有些干涸的血迹都褪成了黑色。

绿谷根本想不到什么就冲过去,想要抱起八木带回天堂,可八木阻止了他。

八木摇了摇头,否定了绿谷将他带回去的想法:“我这个样子………咳……就算、再怎么样也活不了多久了………”

当绿谷看到他的嘴角不断溢出血迹,断断续续的说出那句话时,绿谷的心脏好像灌入了铅,一下子沉入了无底的深渊。

绿谷想强行把八木带回去,但他发现自己做不到,无法抵御八木这样的意志。

八木伸手搂住了绿谷的肩膀,低声念叨着什么,似乎是旧时的语言,绿谷听不懂,也没有心思去听。

不会死的,那样像光一样的欧鲁迈特绝对不会死!绿谷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眶已经湿润了,他的指甲深深掐进了手掌,但完全感觉不到疼痛。

他发觉周围出现了发着光的符文,逐渐的从欧鲁迈特的身体里钻出来,旋转在自己的身边。

恶魔的角和翅膀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光环和天使的羽翼。八木挣扎着把头抬起来,看向绿谷:“请把这份力量传承下去吧,绿谷少年!”

他神采奕奕,仿佛散发着光芒。那一瞬间,绿谷愣住了,甚至以为看到了青年时期的八木。

虽然从以前就听八木说过恶魔是能够被天使转换的,但绿谷没有想到八木会把成为天使的资格给他。

并且,一次转换会消耗掉天使的全部生命,他将以不再是天使的身份死去。

八木眼中的光芒暗淡下去,他好像一刹那被抽掉了所有的精力,无力的倒了下去。他的光环和背后的翅膀已经消失了,看上去只像一个普通人。

他的嘴一开一合,血丝和旋律一同涌出,充斥了整个教堂。曲调很熟悉,但绿谷听不清楚。

绿谷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他哽噎着把额头抵在八木的额头上,听他用虚弱无力的声音唱那些以前曾经给他唱过的赞歌:

“My jesus, my saviour Lord,

there is none like You

All of my days l want to …………”

歌声戛然而止,空荡的教堂中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八木躺在他的怀中,微笑着,仿佛还没有死去。

绿谷将头深深埋在八木的肩膀上,松开手的时候,撕心裂肺的咆哮充斥了整个教堂,仍一声声回荡着。





绿谷结束了回忆,将花束放在了墓碑前,轻声自言自语:“你在那边还好吗,欧鲁迈特?”

没有人回答他。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