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怕南瓜的恶魔

#普通人百万x小恶魔环
#大约是贺文

天喰怕南瓜。

对,他害怕那种生长在田地里,圆滚滚的金黄色植物果实。

本来这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了,更奇怪的是,天喰是个恶魔。

作为一个出生于一个很大的恶魔家族的恶魔,天喰不应该怕南瓜。可是问题是他甚至没有办法假装自己不害怕。

每次一见到南瓜,甚至于只是看到了一点点边缘,他都会浑身僵直的像一具没有出土的丧尸。

而他为什么怕南瓜?原因出在他八岁那年的万圣节。

作为一个来自大家族的恶魔,天喰要混进讨要糖果的小孩子里面去恶作剧。这是对恶魔的锻炼。

母亲给天喰披上黑色的斗篷,郑重其事的告诉他:“即使那家人给你糖了,你也要捣乱,这是历练!”她严肃的拍了拍天喰的肩膀,关上了家里沉重的大门。

天喰站在十一月寒冷的风中,把斗篷裹的紧了一点。虽然他觉得这样不地道,但既然母亲告诉他要这么做,他就只能去完成了。

而且,没有完成不能够回家吃饭。天喰觉得自己已经有点饿了。

他到达的是一座很小的城市,小到城市里的人都互相认识,城市里的小孩子也都互相认识,一看到陌生面孔走过来,就好奇的问这问那:

“你是从哪里来的?”

“你也去要糖果吗?”

“你的角和翅膀看上去像真的一样!怎么做到的?”

天喰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些好奇的孩子,往后退缩着,然后终于忍不住自顾自跑掉了。

他低着头使劲向前跑,只想不要再听到那些小孩子的声音,于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

等他气喘吁吁的停下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只有一座老房子勉强的亮着灯。

他叹口气,整了整衣领,打算去那边碰碰运气。

敲开门,老房子里只有一位老婆婆,她没有等天喰开口,就沉默的递给他一把五颜六色的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回屋里了。

天喰呆呆的把那把糖收进斗篷里,想了半天才终于狠下心去恶作剧,他拿出自己篮子里藏着的一小罐油漆,想:就把老房子涂一涂吧……

老房子的墙壁很大,天喰比划了许久,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忽然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天喰猛一哆嗦,回头看,背后漂浮着一个诡异的南瓜头。

他吓的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手里的油漆也掉了,只听到那南瓜头说:“啊,你也是来帮可姆婆婆砌墙吗……”

天喰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茫然的点了点头。南瓜头看他呆呆的盯着自己,好像想到了什么,把那个诡异的南瓜摘下来,笑着说:“抱歉吓到你了?我叫通形,是来帮可姆婆婆砌墙的!”

通形本来的样子其实并不可怕,但手中捧着一个发着光的南瓜头,再加上黑色的衣服,看起来像是两颗头漂浮在空中,天喰打了个寒颤,发着抖站起来,捡起他掉落的油漆。

通形拎着旁边的另一桶油漆,拽过天喰的手就跑去刷墙壁了。

天喰愣愣的听着通形在幽幽的灯光下告诉他,村子那边好玩的事情,可姆婆婆去不了什么……通形很能说话,似乎一刻都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因为实在太害怕了,天喰几乎是无意识的帮通形刷完了墙壁,再无意识的跑回了家。

那次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被兄弟姐妹们嘲笑了一顿,也没能吃上晚饭,天喰从此留下了很深刻的心理阴影,害怕起了南瓜。

这次是他十二岁的万圣节,他又被家里人安排着去路上吓一个路人回来。

天黑的看不清路,天喰怀疑自己这样根本吓不到人,但他只能乖乖蹲在树枝上等人来。

天地良心,他真的没想到会再遇到上次的那个南瓜头。

当他看到那个哪怕过了好几年也依然印象深刻的南瓜头被通形拿着走过的时候,他直接从树枝上摔了下来。

当时一刹那的悬空让他下意识伸手拽住了树下的通形,结果就是摔在了一起。

更丢脸的是,通形还认得他,在以这种尴尬的姿势惊喜的嚷嚷了半天之后,通形才想起来问:“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不回家吃饭吗?”

天喰沉默的看了看没被他吓到,反而吓到了他的通形,回了一句实话:“现在不能回去………”

通形似乎挺开心的样子:“刚好村子里有宴会,既然你现在不能回家,那就去那边玩吧!”

天喰觉得自己这次虽然依旧没吓到人,至少吃到晚饭了。

那边很热闹,万圣节的装饰和类似的糖果都很多,天喰硬被塞了好几把糖果,斗篷都装不下了。

………但是通形住的村子,是专门种南瓜的吗。天喰在成堆成堆的南瓜面具里缩成一团,默默想着。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