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记名

#年操,同校设定

许博远在十三四岁的时候有过一段时间的中二期。

那时候天天就闲着没事,带着几个兄弟去理发店烫了一个杀马特的发型,还把头发染成了银色,看着就一言难尽。

而叶修被家里盯的紧,成绩挺好,但奇怪的是他这个人平常游手好闲,到处去惹事,班主任是新老师,想来想去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索性大手一挥,安排他去大门口检查风纪,于是这天,刚刚上任没多久的叶修就遇到了社会发型的许博远。

他一眼看到的是许博远的脸,眼睛一亮,想:这届的学弟长得还挺清秀的?

然后第二眼看到了发型,实话说叶修当时还没觉得这个发型有什么不对,但是既然是检查风纪的,这种“奇形怪状”的发型就该拦下来了。

于是叶修走过去勾住了许博远的肩膀,懒懒散散的问:“哎,这位学弟你叫什么名字?这发型可不行啊。”

许博远旁边的两个小弟一回头,一看叶修胳膊上的袖章,哎呦,这个新来风纪委员竟然敢记许哥名字?反了!于是撸了撸袖子就迎上去,打算揍叶修一顿。

这俩小弟是新跟的许博远,不知道这位大哥虽然逃课打游戏,为了哥们儿去打群架以外,倒是个意外听话的学生。

许博远见了两个新收的小弟这副样子有点头疼,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一挥手,说:“敢做敢当,我三班许博远!”

两个小弟愣了,再仔细一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哥气质?不愧是许哥!看许博远的眼神瞬间就变成了星星眼,许博远顶着两个小弟的星星眼,顿时感觉自己面子倍儿增。

叶修一看乐了,他记名字记多了,还有这种见了要记名字不跑的人,要么就是报了别人的名字,只是这人连班级都报了,一核实就能查出来,还真是实诚。当即拿出本子就要写,没想到一个许字写下去,愣是想不出下面两个字怎么写了。

叶修也不怕丢脸,抬头大大咧咧问许博远:“哎同学,你名字怎么写来着?”

许博远捂脸,他没想到这一届风纪委员的文化程度那么低。他瞥了眼叶修,发现这位风纪委员的校服扣子也系歪了一个,袖章也是歪的,看上去没个正经样。

………这届的风纪委员到底怎么选的?他内心暗暗吐槽。

“您倒是敬业点啊风纪委员同学?”吐槽归吐槽,许博远一把抢过笔,在笔记本上大大方方写了许博远三个字。

写完他就大跨步走远了,耽误不少时间,都快迟到了。许博远这人挺爱面子,不愿意对着全班被骂一顿。

叶修留在原地,盯着那个本子上面的名字许久,突然笑出声来:这一届学弟都这么有趣吗……

当然,那一天临近放学前两个人都被叫去批评了。

为什么连叶修也要带上?

当然是因为他工作态度不认真啊。校服也穿成那样,老早就被几个看不过去的学生投诉了。

教导主任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唾沫星子横飞,许博远低着头盯着运动鞋,思绪神游天外,早就想起了今天回去怎么玩游戏。

叶修抬着头望着天,一副根本不在意的样子,教导主任一看他们这事不关己的态度,说的更起劲儿了。两个人努力避开彼此的目光,以防一不小心就笑起来。

等到批判完以后,早已经傍晚了,学校里空荡荡的慎得慌,两人干脆就一块儿出校门,他们意外的发现回家的路是同道的,也聊的挺开心。

“竟然真写了真名?实诚啊你!”叶修拎着书包,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

许博远倒是挺诧异的,回道:“还能说假名儿?哎,你们做“官”的心都脏!”叶修一笑,也就不说下去了。

沉默良久,叶修挑起了话题:“这次我对不住,回头请你吃冰棍?”许博远潇洒的跨开大步,向叶修摆了摆手:“现在这天气您是想冷死我?还是算了,下回见吧。”

叶修一个人站在秋风里,抽了抽鼻子,兀自笑起来了。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