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我,终极,刀子。

是个关注的人比自己粉丝还多的小垃圾。

lofter主小英雄出欧,偶尔瞎写点其他的。

请务必考虑好了再关注我,关注了请尽力不要取关,我的老心受不了掉粉不断。

杂食党,虽然我吃的杂但是我产的一点都不杂【有什么好骄傲的

平时都是周更。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记忆碎片


1.
八木去世了。

绿谷握着通知单的手颤抖着,他忽然觉得自己如同在一片深渊的上空向下坠落,失重和眩晕充斥着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让他有种自己将要跌落的错觉。

本来被生活中的忙碌塞的紧紧的心脏突然被挖出了一块,很重要的一块,心中突然变的空荡荡的,冷清的可怕。

虽然在长达好几个月的煎熬和等待之中,这个结果似乎早就被钦定了,但绿谷仍旧抱着那么一丝丝期望,仿佛不去想、不让自己思考到八木的病情,八木就会一直陪着他,不离开。

他腹部的伤口情况在一年前忽然恶化了,上面的毒素仍然在不竭余力的发挥作用,他的胃部甚至都有向溃烂发展的趋势,再加上现在的年龄已经不能够再做手术,只能用镇痛的药物、葡萄糖维持生命。

医生已经无能为力了,唯一能够给予的忠告就是带八木出去,好好享受剩下的半年多,这是最佳的解决方法。用药物维持生命固然能活的更久,可是一直躺在病床上、整日被输液管围绕的余生是不可能有多少乐趣的。

八木本人倒是没有多少意见,在医生说这些的时候他还在病房里睡觉,可能是因为药物的副作用,他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就算醒着也是浑浑噩噩的,一直睡不醒的样子。

他的身体是在绿谷正式宣布成为英雄,进入众人视野中之后忽然恶化了,拖着这样一副身躯支撑下去的原因,是从一开始就明了的。

现在他想看到的已经发生了,他已经没有遗憾了。

绿谷本来可以让八木出院,过好剩下的半年多的,可是他选择了让八木继续以这些药物维持生命。

不想让八木离开是他一生中非常少有的一次自私。

其实绿谷知道这个决定非常自私,之后八木也只能一直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但他努力不往那个方向去想,八木也一直都对他微笑着,装出并没有看出他的想法的样子。

绿谷有时候会厌恶自己过于敏锐的第六感。

病房里只有酒精和药水的气味,八木身上淡淡的阳光的气味完全被掩埋了;他身上插着的粗粗细细的管子好像在抽走他的活力,慢慢让他乏力,甚至连抬起眼帘都做不到。

八木越发的瘦了,因为不能活动,他以前长期锻炼造成的体质也慢慢松懈下来,肌肉萎缩了,更加瘦的像一具骷髅。皮肤因为长期不接触阳光白的吓人,都能够看到血管在其中蠕动,让他看上去有些可怕。

偶尔附近有些好奇的孩子来偷偷看望这位病人,可都被他憔悴的样子吓回去了,一哄而散,再也不敢来看了。

八木变得常常发呆,对着自己日渐憔悴和消瘦的身躯叹气,又在绿谷来看望他的时候强打起笑颜,咧开嘴露出一个故作坚定的笑容。

其实他也只有微笑和说话的力气了。

绿谷在八木接受治疗的这段时间一直在试图麻醉自己,让他以药物维持生命是为了他,八木理应该活下去,然后看到一切慢慢好起来,也许这样下去,他自己也会好起来………

但他欺骗不了自己。

潜意识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他,对于现在的八木,死去反而还是一种解脱,他以这样的方式苟且活着只是你自己的私心,你应该再带他出去,看看他愿意去看的东西,然后让他安心的离去。

绿谷抗拒这个想法,他努力用工作的繁忙来麻痹自己,不去想这些,他甚至都不敢去问八木他的想法。他太熟悉八木了,甚至都能从一个细微的表情洞悉出他的真实想法。他害怕得到八木自己都不想再活下去这个结果。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流逝,八木一直都在重病病房中以那些药物维持似烛火一般将被熄灭的生命。

一直等到八木去世以后,绿谷才醒悟过来。做出让八木独自一人在最后的日子里终日待在病房中这种选择,他实在是……太过自私了。

可惜……来不及了。

将八木的遗体带去火化的时候,绿谷一直都抱着他。八木的身体很轻,在病床上都压不出一个明显的痕迹,他的头发白了一半,早没有向日葵一样纯粹的金色了。

八木是在睡梦中去世的,应该说没有任何痛苦可言,但也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话。

他的骨灰盒最后被放在了墓园的一个架子之中,和许许多多其他的骨灰盒放在一块儿,在远处看甚至都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说起来是很讽刺的,生前生为英雄的他被众人铭记,死后却只能停留在这种地方,甚至可能永远被埋没在时间的尘埃里,没有人会想起。

人们总是健忘的,好像在新人英雄“deku”横空出世,被预言将要成为下一个和平的象征的那一刻,他们就抛弃了旧时那个名为欧鲁迈特的英雄,空留下躯体的英雄被抛弃在人们记忆的角落,也许偶尔也会想起,却再不能占据在人们的大部分记忆中了。而这却是他愿意看到的,要知道,如果人们始终牢牢记得他,那新一代的“和平的象征”便不能很快被人所接受。

新一代的英雄还在成长之中,黑暗被光芒击倒,似乎再也不会站起来,只能藏匿在不能被看到、被发现的角落里。

一切好像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是少数的人却为知道真相而悲恸。

因为遗体是被火化的,所以葬礼也就办的很简陋,看上去与其说是送葬,倒不如说是和老朋友送别。当年的英雄一部分已经离世,更多的一部分还坚持着在人世间徘徊,即使他们也在渐渐衰老,但只要他们有一日被称为英雄,就有理由被别人记住。哪怕黑暗再怎么衰弱也依旧与光共存,与此同时,只要黑暗尚在,光芒也永远不会死去。

绿谷和昔日只能隔岸相望、被他所崇拜的那些英雄站在一起,送别那位他最崇拜、最敬爱的英雄,这场景甚至让他有些恍然。

旧人已经离去,那些曾经珍视的东西和事情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现在老朋友们聚集在一起,为一人送别,仅此而已。

英雄不死,他只是在人们的视野中淡去了,只要仍旧相信,他就仍旧存在。

2.

离去的人在天堂安睡,但仍留在人间的人可是还得受苦受难。

绿谷在替八木整理遗物的时候对每一样东西(虽然也并没有很多)都犹豫了很久,生怕错扔掉一件。所以即使只是收检在一只小箱子里的几样小东西也花费了很多时间,整整用了一周才整理完毕。

八木的衣服很多都随着他的遗体被烧掉了,好像是怕他在天堂没有衣服穿一样,绿谷每每想起也觉得自己那时浑浑噩噩的做法现在看来有些可笑。

平时乱七八糟的放着感觉不出来,但当真正收拾起来的时候,绿谷才发现八木的东西真的很少。他们住的地方不算大,只是因为地处位置方便才住在这里,因为这样,各种各样的个人物品几乎能把整个空间填满。

乍一看房间里东西确实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是绿谷的,八木不习惯穿着合身的衣服,就算是平时穿的衣服也总是松松垮垮的,只有少数几件穿着是能合身的。而宽大的衣服也多是同样的款式,看上去像是在家里备了十几件一模一样的衣服一样,偶尔有几件看上去风格和其他衣服很不一样的,那就肯定是绿谷送给他的,这一类往往都很新,没有穿过几次。

在房间里属于八木的东西最多的也不过是几件衣服了,还有的就是书、一些偶尔用用的文具和一些零碎的小东西。书和文具都是继续留着的,不过往往这些也都是摆着看看,绿谷把它们封在文具袋里,好像它们的主人还会来拿走它们……因为对于八木的记忆实在太过于清晰,所以即使是书上或者在其他地方看到的一个细小痕迹也会唤起绿谷的记忆,然后让他恍惚很久,常常等清醒过来,就已经把正在干的事情处理的一团糟。

绿谷翻出了一本日记,八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有了写日记的习惯,但是常常都很短,他不是擅长用文字语言表达心情的人,常常都是很简单的写今天干了什么,怎么样,有时候还会画上一两个简单的表情图案表达心情。

一开始像是单纯的流水账,独自一人在家里干了什么,天气怎么样,心情怎么样,这简单的几句话却透露着一种很淡很淡的无奈,好像刚刚开始学会写作文的小孩子努力用拙劣的文笔去表达什么,但却只能写出几句意义不明的句子。

偶尔一些集体类的教学活动也会被记录在上面,这一类倒是标注的很仔细,有些见解虽然现在看上去幼稚的很,却被极其认真的抄录在了上面,仔细的做了分类和标注。

洗衣服、拖地、做饭这些很简单的琐事也都被认真的记录在里面,本来绿谷以为不会再变化了,却忽然发现其中的一页出现了大块涂抹的痕迹,看得出来日记的主人心情很烦躁,涂改的非常用力,甚至于划破了纸张。但是转而换了铅笔继续落下的笔锋却显得柔软的多,淡淡的铅笔痕显然也是被擦掉,改过很多遍的,犹犹豫豫的落在上面。绿谷忽然觉得鼻子一酸,他使劲揉了揉眼睛,继续看下去。

日记本上的字是“继续走下去,去告诉世界,你已经横空出世了”旁边有一个歪歪扭扭的笑脸,一头杂乱的头发和兔子耳朵似的帽子,虽然画技很笨拙,但依稀能看出来这画的是谁。

后来的记录却变得更加简洁,好像一个纯粹的备忘录,连一些心情都已经不再记录了,这正是伤口开始恶化的那段时期,虽然简洁,但也还是会写着一些激励自己的话,仿佛不再是一个重病的人,而是为了什么目标努力的奋斗者,为了活下去。这本日记的内容不断的向后延长,然后忽然变为了一片空白。

它戛然而止的日期是在八木去世的前一天,他显然很疲惫,字迹乱七八糟的,似乎完全凭着第六感在书写。

以后,这本日记不会再被使用了。

绿谷发觉自己的泪水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淌下来,他刚开始还试着擦拭,可泪水止不住的涌出来,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堵上内心那个裂开的、悲伤的口子了。

绿谷在那个放置遗物的箱子前缓缓跪下,颤抖着自言自语

“欧鲁迈特………”

“俊典…………”

“我好想你………。”

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然而无一人回答。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