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很难找到下家的底层写手,目前是ram rick受中心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从未见过光。

1.

把八木送进火葬场的一瞬间,绿谷恍惚间看到自己的心脏带着红色的血跟着那具已经冰冷的躯体一同跳进了那个庞大的容器,和八木的尸体一起接受火焰的燃烧,直至成灰。

人失去了心脏是会死的吧?那为什么他现在还好好的站在这里呢?

他的心、他的灵魂和那个最重要的人一同离去了,站在这里的只是一具空壳,默默的履行自己最后的承诺。

绿谷静静的站在原地,听着火舌舔舐躯体的嘶嘶声,他抑制不住的想象那具瘦弱的身躯被火焰包裹的样子,想象中那具躯体在火焰中艰难的转过头,深深的看了他一样,然后那双蓝色的眼睛被红色吞没,再也看不到了。

他紧紧握住拳头,竭力让自己不要冲上去。

传说中的神被钉子扎在十字架上、流尽了鲜血,被恶人们用最炙热的火焰烧成灰烬,却在灰烬中重生,但他的神明饱受了病痛的煎熬,最终在火焰中离去,却是再也无法回到他的身边了。

以前的确有过“累”的感觉,那时候因为例行训练和繁重的学习计划累的每天晚上一沾到被子就能睡着,但是心里总会有那么一点期待,那个时候的未来很清晰,每一个细节就如同他的计划一样,被描摹好了,完全可以被掌控在自己的时候。

可是现在身体并没有被大脑发送“累”的信号,他没有做什么事,也没有做很多事的必要———葬礼一切从简,他也请了假,这一天都没有任何的工作,他一整天都守着那具冰冷的尸体发呆,过了很久才下定决心把八木送到火葬场去。

然后“很累”这两个字就忽如其来的蹦到了他的心里,似乎是因为做了这个决定,在以前的他看来,做决定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因为即使有什么后果,他自己也可以承担,但这一次的决定,必须要确定,而且无论是哪一个选项,都不是他自己承担就可以的事情。

所以最终决定把八木火化之后,翻天覆地的空洞侵袭到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忽然觉得很累,身体不断的发抖,心脏疯狂的跳动着,好像刚刚脱离险境的人,抓着身边的每一样事物确认自己活下来的事实。

他忽然意识到送八木过来的这个过程当中,自己的身体一直都处于紧绷的状态,他很清楚这种状态,因为曾经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状态,唯独这一次,他发现自己无法看清因果。

绿谷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容器的另一端去收检骨灰。

烧成灰烬的仅仅是包在骨头外的皮肉,那些骨头仍旧存在,所以尽管尸体已经不成样子,仍旧可以从剩下的东西看出一星半点八木生前的痕迹。

灰烬已经被清理掉了,剩下的只是能够以死者身份被埋葬的一些较为细小的骨头。

收检的人只能取走三块死者的骨头,所以绿谷面临着一个很艰难的选择。

八木的骨头细长而且颜色偏暗,它们安详的躺在盛放骨头的容器之中,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命运。
绿谷看着那些碎片,想象着它们在原先的躯体中处于什么位置,是如何动作起来的。

他要带走的是那些有明显痕迹的骨头,足以证明曾经所有者身份的那些。

那些残缺的碎片讲述的是怎样的故事、怎样的以往?现在都已经不能得知了。

有些骨头带着明显的裂痕,有些甚至能从特殊的形状看出所有者的习惯。

最终,绿谷带走了一块带有细微裂纹的骨头,因为太过零散甚至看不出是哪个部位的,一块指骨、还有一块形状特殊的踝骨。

它们即将承载八木的一生,然后被永久的封存。

2.

前半生能遇到八木、相识相知,得到改变原本生活的机会是绿谷的幸运,所以即使今后不能再与八木共处也不应该感到遗憾了。

他是他的光芒,可终将离去。

八木开始变得衰弱是四个月之前的事,那天他第一次忘记钥匙应该转向哪一圈,结果把门反锁了,硬生生在门口等了几个小时。

从那以后,遗忘好像就变得很平常了。

出门前有没有锁门、养的花有没有浇水这些琐事八木开始频繁的忘记,他忘掉的事情越来越多,被填的满满当当的记忆慢慢空白了,他很害怕自己有一天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于是就开始写日记。

日记多是些琐事,还有一些八木认为值得记录的事件,他自己的事迹倒是少得可怜,长达十多年的英雄生涯给他留下的印象越来越淡泊,而只做了短短半年的教师职务给他留下来的印象却是最深的。
后来当朋友提起他的事情时,他都是很困惑的样子:“……是这样吗,我不记得了。”

瘦弱的人衰老起来比常人更容易看出来,眼角的细纹、额头出现的纹路,还有越来越松弛的皮肤和毫无血色的面色。

他看上去比这个年龄的人老很多,而且身体越来越差了。

他后来住了院,因为绿谷很怕他突然发生什么事而来不及医治。

八木总觉得很累,他经常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所以最后的那段时间里,他几乎都是在梦境、回忆的穿插里度过的。

他开始喜欢听那些离奇古怪的传闻和故事,来填补自己记忆的空缺,于是绿谷找来各种各样的书,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八木听。

八木很安静的听着,病房里只有绿谷的声音在响。

他总是很安详,倒不如说是不得不安详,最终走的时候,也安静得很。

那天绿谷有种不好的预感,模模糊糊的不清楚,但就是感觉会发生什么。

那天他明明记好了故事,可临时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现在想起来,那可能也是一种征兆吧。

那天绿谷给八木临时编的故事很简单,但是是他想了很久脑海里唯一一个冒出来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他身边只有一点星星点点的、可以去收集的光,于是他耗尽了所有的心血去收集那些光点。

他唯一的乐趣就是收集那些光点,他没有朋友,没有其他的爱好,生活着,好像就是为了那些东西。
他以为自己的一生会如此度过,没想到有一天,一团光芒降临到了他的身边。

光芒很温暖很明亮,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光。

那团光芒哪怕什么都不做,只要在他身旁,他就会感到源于内心的欣喜。

可那团光芒很快有了变化,它每一刻都在衰弱和冷却下去,生活在黑暗当中的人拼命去挽留,却什么都做不到。

最终光芒消失了,那个人还是在黑暗中,他见过那样温暖的光,所以再也无法回到以往的生活了。”

八木的眼睛黯淡了一点,他问绿谷,那个人会恨光芒吗?

绿谷没有回答。

那一天晚上,他在睡梦中停止了呼吸。

3

站在墓园放置骨灰的架子前,绿谷自言自语道:“有一个答案,最后告诉你吧。”

“那个人一点都不会恨光,因为他见过愿意陪在他身边的光芒,很明亮,很温暖。”

“………晚安,我的英雄,我的光。”

“好好睡一觉吧,你终于可以休息了…………”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