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

同人淡圈,只吃不产,原创亲妈。

扩列的话戳这里:1619785673

情绪考试

#性转
#年操
#不知道为什么就写成了谜一样的日轻风,ooc到炸天,别打我就好了qaq

代表考试结束的铃声悠长的荡悠起来了,教室里满满当当的学生好像都长出了一口气似的,或满意或不甘的把卷子交上去。

几分钟后,教室里已经没有了人,那些久受考试之苦的学生要趁着假期的前夕好好放松一番,几乎所有人都着急着要出去了。

只有绿谷一个人还坐在座位上,愣愣的想着什么。

“喜欢…………这种情绪吗。”

窗外掠过一丝阴影,是一片发黄的树叶落在了课桌上,绿谷把树叶拂掉,继续盯着教室窗外的树枝发呆。

春本来不是她最喜欢的季节,因为这个世界到处都半秃不秃的,纷繁复杂的花草和光秃秃的土地交杂在一起,颇像被小孩儿剃了毛的宠物,一片坑坑洼洼的。

而且外面也总是灰蒙蒙的,要么热就热的不彻底,要么冷就冷的不通透,还是待在家里比较舒服。

但是刚刚离开的八木却是说,她很喜欢春天,因为这个季节代表着一个开始…………

就算并不好看也是一个开始啊,你得接受。

这么说着,八木会拽着绿谷出去跑步:“少女哟,别闷在家里了,再这样你要发霉了!”

因为是指导老师所以理智气壮的搬到了绿谷家的附近,结果自从那天开始绿谷就感受到了对体力和脑力的双重折磨。

脑力这一部分八木不怎么管,明明是位老师,但是却完全不擅长文书工作,只负责了周末带绿谷出去跑实践,还有以体验生活为理由的玩乐。

虽然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期末考了,但这位老师好像丝毫没有自己要去监考的自觉,把全部心力放在了想方设法让绿谷出门上。

虽然是为了让她减轻压力,但实际效果并不怎么好。

绿谷在考试的压力之上反而又多了一项思想负担。

那就是,她似乎喜欢上了这位老师。

以前的确因为朋友的蛊惑看过几本正儿八经的少女漫画,但真正体验“喜欢”这种情绪的时候却有些猝不及防。

幸好的是八木要去其他的学校一段时间,所以给了绿谷足够的时间去清理一团糟的思绪。

刚开始还能够隐瞒的情绪,随着时间流逝慢慢的牵出了一丝一毫。

刚刚被各种各样公式塞满的脑袋此刻清空出来,却全都是那些个曾经看到过、熟悉的片段。

休息的时候去校外买两个冰激凌,歪歪头递一个给她,小心的叮嘱不要让别人发现的时候,八木眼角藏不住的笑意和带着波澜的蔚蓝色眼睛…………

偶尔指点她功课的时候,认真的用细长的食指点着下巴,斜倾而出的金发和脖颈处线条形成的完美的弧度…………

一点点的细节不断的在脑子里乱撞,抑制不住的去想像和揣测。

的确是“喜欢”这种情绪呀。

嘴唇淡淡的糖果色,从蓝色瞳孔中反射出的温柔的光,很清晰的在眼前重现。

碎发中漏出的软软的光,发丝间断开的缝隙里透出来的暖暖的风,是比夏日里的冰块果汁更甜美的东西吧。

喜欢这种情绪,是她并没有习过的功课,也许,需要好好的考量一下。

还有一周,她就会回来了。

绿谷拎起空空的书包,大踏步走出了教室的门口,夏季校服轻薄的裙子折出了一个干练的弧度。临走时,她轻轻掩上门,把自己的心思也严实的掩上。

可是在校园门口,是那些个仔细想过的片段拼接出的一个整体吗?

金色的头发随着风飘起来,蓝色的眼睛里依旧有藏不住的笑意,长长的裙摆摇晃着,隐隐露出优美的曲线。

“因为很多原因就提前回来了,想我了吗?”

“少女哟……”

独属于她的昵称轻快的从薄唇中吐出,嘴角浅浅的弧度似乎加深了一点。

啊啊,是神明的恶作剧吗,此刻的心情已经来不及隐藏,或者说不能够隐藏了。

并没有经过计算和丈量的笑容,毫无顾忌的在脸上展开。

八木张开双臂,迎接一个有点冲击力的拥抱。

“嗯!”

少女笑着,这样大声的应答着。

“喜欢”这门功课可并没有准确的分值,但是绿谷觉得,她是可以交上一份很满意的答案的。

就如同,应对那些其他的问题一样,完美的答案。

评论(1)

热度(19)